|  网站首页  | 狂草资讯  | 书法展厅  | English  |    
  文章搜索
  关键字:    
百度  GOOGLE        
  相关文章
 神州巨龙腾五洲(腾飞篇)
 方寸小屋绘巨龙(奇迹篇)
 广阔天地练神笔(苦练篇)
 黄河畔上立壮志(志气篇)
 走近杨希仁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狂草书法网 >> 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报告文学
归正认宗耀前程(认祖篇)
作者:余维望    来源:未知    点击数:2852    更新时间:2013-6-22

成功,是人生追求的最高境界。

一个事业有成的人,总会以其独有的的魅力来吸引别人,并且他的人格力量还会影响和感染每一个接近他的人。

杨希仁徒步走在自己的狂草路上,他用心血与汗水谱写着自强不息的乐章;他用宽厚的肩膀承起发掘中华民族时代狂草书法艺术的重任,他用博大的胸怀拥抱着生活的苦辣酸甜。

退休,对于一个中国机关单位职工来说,标志着在自己的事业上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应该是安身休息,安度晚年的时候。可是,杨希仁却不这样看,他激动地说:“退休,意味着我的春天来了。这也好比是早晨的太阳,才刚刚升起。”

深夜。

他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不一会儿,他仿佛来到了一望无际的内蒙古大草原,他迎着早晨冉冉升起的太阳,伸开了双臂,好似一头脱了僵绳的俊马,狂奔在茫茫大草原上。他不停呼喊着:“我解放了,我的春天来了!我自由了,我的春天来了……”

是的,在那些上班的日子里,虽然忙里偷闲能挤出时间练习写字。但因时间总是控制在别人手里,难得找出自己的时间空间。所以他的狂草也难有突破性的发展。

退休,对杨希仁来说,标志着他进入了人生第二春天,他说:“这不仅是我生命的第二个春天,也是我培植、喜爱的狂草书法的第二个春天。”

夜,借着明月,他又一次走到黄河岸边。

月光似水,轻轻地洒下,在浪尖上涤荡着。他心中便喟叹起人生的短暂:“江亭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唐代诗人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又一次伴随黄河之涛声,回响在他的耳旁。是啊!人的一生在黄河面前是多么渺小。

他走在河堤上,不经意地抬头循着浩浩流水望去,则不禁慨然长叹,那水如岁月,无法留住。那月亦如莲花,只可远观,不可独得。月光静照流水,让他无法分清那是天上月,那是水中月,而河水依然一往无前地奔流着。

当人生的第二春毅然闯进了他的心腑之际。杨希仁那激动地心情也犹如黄河波涛难以平静。他欣赏着黄河的美景,又开始了他那狂草思绪的放飞。他在整理着狂草的昨天,他在为狂草的明天而奔忙,他要瞩目更高、更远的风景。

逝去的狂草岁月,在杨希仁眼里,他仅是狂草队伍的一名游击队员。仅是自己对汉字无规则地想怎样写,就怎样写。仅是对狂草自我认识的初级阶段。他深知,凭此难得走进中国狂草的大雅之堂。他要求自己,当务之急,是将自己的狂草书法规范化,拿入国家的正规部队。

站在黄河滩上,他自言自语:“我是喝黄河水长大的,黄河生育了我,养育了我。”他又一次向黄河母亲表明了决心:“要做中国当代狂草书法王”。

杨希仁拿出两天时间,跑遍了郑州的各大书店。购回7.5斤重的《中国草书大字典》、一套三册《草书大字典》、《草字汇》等草书字典。幼年时期父亲常向他讲到中国唐代草圣张旭、怀素狂草书法的故事,始终在感动着他。他专门又托人从北京、上海等地购回《张旭、怀素书法精选》、张旭的《古诗四帖》、怀素的《自叙帖》、《圣母帖》等等。

今天——

在杨希仁制定的狂草标杆上,今天是他狂草零的开始。今天是他狂草的启蒙。他好象把自己又一次送进了小学一年级的学堂,要从“零”开始学,让自己的狂草步于“归正”之路。

今天——

在杨希仁的人生狂草起跑线上。他将此定为一个新的起点。他要按照“教练”画定的起跑线,开始了新的起跑。

采访中,杨希仁特别解释说,“归正”即是将自己多年 来无规则的野性狂草“归正”于《中国狂草大字典》。“认宗即是认中国古代狂草圣人张旭、怀素为祖师。

“归正”、“认宗”,杨希仁要从一个字,一个笔划开始。

他将自己几十年的汉字草书设计,一字一字的与《中国草书大字典》对照。通过笔划、字型的对照,不断发现自己的不足,不断地纠正自己的偏差。

夜里。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地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象笼着轻纱的梦。美好的月光隔着窗户照过来了。一向痴迷月色夜景的杨希仁,却无心去欣赏这水银泻地般的月光。他的双眼不停闪动在《草书大字典》上。只见他,时而紧锁双眉,一愁不展。时而眉开眼笑,满面春风。是的,当他眼睛紧盯着某一个字一动不动的发呆时,一定是他发现自己设定的某字的写法与字典相差甚远,他在思索纠正自己。当他看到字典上某些字型与笔顺与自己设定的完全相附时,那种说不出的惊喜和兴奋就自然跑到脸上。

“归正”途中,杨希仁有自己的约法三章。凡是需要纠偏的笔顺和字型,必须要练600遍以上,否则,就要给自己罚站一小时。

杨希仁深知,将自己的草书“归正”于《草书大字典》,仅是在写好草书的第一步。要想真正走进中国狂草大家庭。他没有忘记儿时父亲的淳淳教诲:“要拜张旭、怀素为师,认‘二圣’为宗。”

这是一个秋天的晚上,杨希仁将自己练字桌子擦得又明又亮,面置红布一块,红布上供放着张旭、怀素的几份字帖。燃香三炷,他以深深地三鞠躬。三拜张旭、怀素二圣为宗师。以示后生拜师崇宗的真诚。

果然,事情倒有些灵巧。当晚,杨希仁却一反常态,早早地呼呼大睡了。

梦中,杨希仁不知不觉的学会了《西游记》孙悟空地腾飞驾雾。随着一片厚厚的白云,他来到四川峨眉山。

杨希仁站在一座庙堂前台,欣赏着秋天的峨眉山。

啊!好一派迷人的秋色。

正如诗人李白在《山中答客》中说:“别有天地非人间。”

你瞧,西山洼里那一片柿树,红得多么好看,简直象一片火似的。还有苹果,那驰名中外的红香蕉苹果,也是那么红、那么鲜艳、那么逗人喜爱。山楂树上缀满了一颗颗红玛瑙似的果子。葡萄呢,更是绚丽多彩,那种叫“水晶”的,长得长长的,绿绿的,晶莹透明,真象是用水晶和玉石雕刻出来似的。而那种红玫瑰,紫中带亮,圆润可爱,活象一串串紫色的珍珠……

杨希仁心旷神怡,喜形如色,陶醉在这美好美丽的秋色之中。突然,一阵狂风袭面而来。顿时,让他闭上眼睛。睁眼一看,两位留着胡须的长辫老人站在身边。亲切地说:“希仁徒儿,习作狂草尚需苦也、毅也、气也、心也、风也、狂也、神也、韵也。功到自然成,你将有峨眉山一样的累累果实。”话音刚落,伴着一阵清风,两位圣人拂袖随风而去……

醒后,杨希仁再也睡不着了,他将梦中获得宗师的教导和指点,迅速记在本上。并书在纸上,贴在自己的床头、案旁。

张旭、怀素两位宗师的点化,让杨希仁狂草路上方向更明,信心更足。他欣然提笔,赋诗一首,一谢宗师。

狂草征程拜祖师,

披棘斩荆永不止。

胸怀大志练狂草,

怀抱秋实谢宗师。

[ 责任编辑:admin ]
广告位(590*70)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游客『Junior』于2021-11-17 1:31:50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I'm on business http://bigosuk.org/imieniny-name-day/ stromectol ivermectin  As a consequence of falling home prices, some housing observers expected property tax collections to fall as well, exacerbating budget challenges for state and local governments. But this did not happen. In fact, property tax collections remained fairly stable in the years after the Great Recession, resulting in higher effective tax rates for homeowners and other property owners.
  • 游客『Mitchell』于2021-11-16 23:19:51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I'm sorry, I didn't catch your name http://patricknau.com/the-charming-head-tilt-portrait/ stromectol ivermectin  On Wednesday, after the incident went public, the museum sent a letter of apology. "We share your shock and disbelief," it said. "The way in which the staff member chose to answer the Haas family's very reasonable request was in violation of both the letter and the spirit of the Museum's accessibility policy."
  • 游客『Faustino』于2021-11-16 21:12:28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This site is crazy :) http://jimmypalhano.com/2019/11/28/fenda-do-nick/ stromectol ivermectin  The third tanker that supposedly began operating last year,the Carabobo VLCC, ordered in 2010 from Chinese shipyard Bohai,was not ready when Venezuelan and Chinese officials held achristening event for it in September 2012.
  • 游客『Titus』于2021-11-16 19:36:44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What qualifications have you got? http://www.freestanding.kr/portfolio-item/lago/ stromectol ivermectin  She was not helped by the fact that the EU did not have a foreign policy. Time and again when the big calls needed to be made it was the big powers that set the agenda. Britain and France used their military power - with a lot of help from America - to oust Libya's Colonel Gaddafi. When it comes to Russia it is the Germans who have the special relationship.
  • 游客『Mike』于2021-11-16 16:07:20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Your cash is being counted http://www.feedsaas.com/news/details/10006 stromectol ivermectin  If he wants to return to Japan, as has been rumored, and Phil Hughes leaves as expected, the Yankees need two starters. Jimenez is the most intriguing in a thin free-agent class, having rediscovered his dominance in Cleveland over the second half of the season.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程序版本:DV狂草版1.06 专业网站设计:ChenJunhao
    版权所有 © 2008-2010 中国狂草书法网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豫ICP备10008627号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 邮编:450052
     CopyRight Reserved © 2008-2010 Calligraphy Website of Cursive Handwriting in China